上网本的冲击:小笔记本的大时刻(三)

【本文原载:Wired ,作者:Clive Thompson ,原文在此

top5_laptop_netbooks_1

大多数消费者几乎从未听说过台湾的那些安静的、也不出名的 PC 公司,但过去 30 年以来,他们一直居于那些最重要的硬件产品的幕后。广达(Quanta)最先在 80 年代获得关注,因为他们聪明地采用填鸭式的办法将各种零部件组装成自己的笔记本。然后,到了 2001 年苹果和他们签约,由他们从头到脚代工制造 PowerBook G4 笔记本。G4 获得了惊人的成功,广达(Quanta)也开始为其他主流电脑制造商进行工程设计。华硕(Asustek)和微星(MSI)也是台湾笔记本世界的另外两个巨人,他们的分支业务还从主板扩展到其他各种产品,从液晶电视到手机。这些公司非常的庞大:广达(Quanta)去年的销售收入达到 250 亿美元,比亚马逊(Amazon.com)、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或电子艺界(Electronic Arts)这样的公司还大。

尽管这些台湾的制造公司在著名 PC 品牌面前还保持低调,但他们这些年来吸取的技术经验和知识足以按吨来计算。比如,1988 年当英特尔造出第一款 X486 芯片后,英特尔自己还没有解决主板兼容性的问题,华硕已赶在他们前面推出了可以兼容的主板。后来,华硕又为苹果制造笔记本零部件。前苹果公司的经理,现在在 DisplaySearch 做 LCD 市场分析师的 John Jacobs 回忆说:“十次有九次,当我们说‘跳’的时候,华硕会说‘需要跳多高?’,这说明华硕学到的东西非常多。”

不过虽然他们很成功,但在戴尔、惠普和苹果这样的大公司眼里,像华硕和微星这样的公司仍是局外人。所以当华硕推出 Eee 上网本时,有好几个月他们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所有的其他品牌都在想‘哦,这是粪便’,”华硕全球营销主管 Lillian Lin 回忆说。

戴尔和惠普这样的公司不会成为 400 美元笔记本的先驱,因为他们能够以1000 美元的价格卖出笔记本。为什么要把好好的事情弄得一团糟呢?而微星根本没有自己的笔记本业务,华硕自有品牌的笔记本业务也比较小,主要在亚洲和欧洲,后来这家台湾不再沉迷于销售 SUV 级的笔记本,他们能够像本田(Honda)一样突袭小型、高效的款型。多年在利润率极低的主板市场生存的经历也让他们知道如何制造便宜的产品。

在《创新者的困境》(The Innovator’s Dilemma)一书中,克莱顿·克里斯汀生(Clayton Christensen)著名的论断是:真正的创新者只会来自于新贵,因为既有的获益公司很少愿意颠倒他们现有的商业模式。“上网本就是发生在 PC 行业的典型的克里斯汀生式的破坏性创新,” Willy Shih 说,作为哈佛商学院的教授,他的研究案例是广达(Quanta)在 OLPC 项目中的工作和华硕(Asustek)开发上网本。

Willy Shih 认为,这些台湾的公司已经在事实上对 PC 行业产生了巨大影响。在美国,人们把品牌和营销看作生意的核心职能部门,因为它们能说服人们去购买什么。但华硕证明,公司真正的杠杆是制造人们想要的产品。这些台湾的公司具有那种曾经用来描述美国的 geek 式聪明,但这种精神已随着我们的产业基础一起逐渐萎缩了。就笔记本制造业而言,台湾实际上占据着几乎整个市场,全球任何其他地方的笔记本制造量都微不足道。

如果你几年前问一家台湾硬件制造公司的 CEO ,他们与戴尔、惠普和苹果的关系怎样,他们会告诉你:美国的公司做品牌和销售,把设计和制造工作外包给台湾公司。但如果你今天问他们同样的问题,他们的说法会完全相反。“当我现在跟他们讨论时,”Willy Shih 笑着说:“他们说‘我们把品牌和销售外包给每美国公司’。”

“那 Photoshop 怎么办呢?”这是那些把上网本看作小孩玩具的人们最标准的反驳。当然,只有 1.6 GHz 的芯片和 Linux 操作系统用来处理电子邮件、观看YouTube 还可以。但要是你需要做一些真正的计算,比如一些复杂的图片编辑?“云”就帮不了你了,他们嘲笑着说。

在狭义上,的确如此:一个真正强大的软件,比如 Adobe Photoshop,需要高速的处理器。不过请看一下我的经历:今年春季,当我的常规 Windows XP 笔记本出现了一天两次崩溃,我把硬盘格式化了。然后重新安装了系统,但我找不到了 Photoshop 安装光盘。我就没管这事儿了——但一个星期之后,我写博客需要修改一张图片,我就在网上找到了 FotoFlexer,基于网页的免费图片编辑工具之一,我把照片上传上去,在一分钟之内我进行了裁切、增加色彩饱和度,还有锐化照片。

自那之后,我就再没有用过 Photoshop 。

请记住,我很喜欢 Photoshop 。我并不想制造任何意识形态的观点,比如我多么前沿,或者我多么讨厌付费盒装软件。只不过是寻找 Photoshop 安装盘的麻烦已经超过了使用 FotoFlexer 的便利。这个基于网页的应用仅 900 KB ,“平均到每个用户而言,它的速度其实很快,”Arbor Labs 实验室的 CEO Sharam Shirazi 告诉我,是他开发了这个应用。

我的 Photoshop 经历只不过是一个例子,用来解释软件行业正在发生改变。过去,软件开发者们被迫让软件的体积越来越大、功能越来越多,因为他们不得不猜想用户可能要做什么。但是,如果你的软件是在“云”上运行,你就能够知道用户此刻正在做什么——你可以实时看到。Shirazi 的公司发现,FotoFlexer 的用户很少做复杂的图片编辑,使用频率最高的工具是在图片上添加文字或者用鼠标涂鸦写字。再看看 Writely 这个应用,它最终被 Google 买走成为 Google Docs 中的文字处理软件:当 Sam Shillace 第一次将其发布上线时,他惊讶地发现,用户们使用最多的功能是多个用户共同编辑一篇文档。

“过去的情况是,我购买了一个绘图软件,我就获得了 5000 多种功能,但我根本不知道其中的 2000 多种功能在哪儿,我得到它只是为了以防万一,”Shillace 说:“而今天,哪个软件最容易使用,哪个软件有网络版成了关键。这些软件在功能上平等竞争,但在体积方面绝对算不上平等竞争。”

(注:以上为全文的第三部分,后面部分我们将稍后放出,敬请关注。)

{ click to link }

Tags: ,

Leave a Reply